缅甸新锦福国际官网
卷首语 万叶集 新锦福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新锦福 > 追多久,才能再相遇

追多久,才能再相遇

时间:2017-10-06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一
  
  “小迷糊和大熊在环形跑道上练习长跑。小迷糊每分钟跑200米,大熊每分钟跑250米,两人同时同地同方向出发,经过45分钟大熊追上小迷糊。环形跑道一周长多少米?如果两人同时同地背向而行,经过多少分钟两人能相遇?”
  
  第一次吵架后,他发来这样的消息。我的脸通红。数学系高材生的小把戏,他连道歉都不用学,出这么一道题,就足以让我认输。
  
  他总说数学之美在于貌似繁杂,但只要抓住中心,找对思路和规律,就很简单。但我不行,就像在一起那么久,他永远都叫我小迷糊一样。这就是文科生和理科生的区别。他喜欢精准的乐趣,我享受玄而又玄的美妙,他在数字和符号里找到乐趣,我躲在角落里看穿过枝丫的阳光时体味到美好。当然,用他的话来说,我那就是懒惰和逃避。
  
  是的,数学总是那么有规律,可现实却总会有意外发生。就像我一直耿耿于怀我们相识的瞬间,那不对等仿佛从一开始就预示了结局。
  
  二
  
  第一次相遇在环形跑道上,我们是反向出发,我趴倒在他面前。体育场还在建设中,我摔得太狼狈,满地的泥土和砂石。两个班一起上体育课,我们在练习,他们在考试。我趴在地上不敢抬头,盼望他立即走开。但他停了下来,拉起我。我感到膝盖很疼,裤子也摔破了。
  
  “怎么跑步都不专心,很疼吧?”他把我扶到一边,替我拍身上的土。
  
  我们总是遇见,在还未修建完成的体育场上。
  
  “甲、乙两人在环形跑道上赛跑,跑道全长400米。如果甲的速度为16米/秒,乙的速度为12米/秒。两人同时同地同向而行,那么多少秒后第一次相遇?”
  
  那晚,我收到了一条短信,陌生号码,环形跑道下画了横线,我的脸通红,恶作剧!
  
  “你是谁?”
  
  “今天救你的人。”
  
  “你怎么有我的号?”
  
  “秘密!如果你不愿公开环形跑道的故事,明天一起吃饭好不好?对了,老早就听说,你高考的时候数学勉强及格,其他科目都超强。”
  
  三
  
  我们原本是很快乐的,在图书馆并排而坐,我看我的小说,他研究他的数字符号,时光安逸美好,每一天都过得那么快。大三的时候,他有了出国的机会。他没有告诉我,他在犹豫。
  
  人生毕竟不只是追赶和相遇的问题,再精准的测算都难免有偏差。我总觉得,他的青春就是一场征战,不断地在复杂里找寻规律,打过一关一关,而我的懒惰无可救药,在他设计的题目里,永远是他在追我,可我知道,当他追上后,后面的事实是,他会远远超越。我不会计算,也无从感觉我们多久能二次相遇,三次相遇。我想,这样的轮回,要么是他停下来等我,要么是他多跑了好多圈才会发生的。或许他会停下,可我不知道,那些会错过的风景,他是否乐意承受。
  
  我提出了分手。我设计不出一道我们永远不再相遇的题目。这一次,我跑得很快、很远,没有摔跤。不能让自己变得聪明勤奋,那就撤退吧。
  
  四
  
  离开前,他约我见面。我们都到得很早,他说,这说明我们都还对对方有期待。
  
  “小迷糊生气走了,每分钟行70米,离开12分钟后,大熊终于忍不住懊恼地追了出去,大熊拼命跑,以每分钟280米的速度去追小迷糊。大熊出发几分钟后能追上小迷糊?”在伤感的氛围里,他对我口述了一道题。
  
  我哭了,我记不住题目里的数据,就算记住了,我也不会答。
  
  他也哭了,他说,你都在想些什么,为什么永远看不透你的心。
  
  那晚,他用短信发给我那个问题。这道题里没有环形跑道,我们都在最后的希冀里挣扎。
  
  “小迷糊走不了那么快,大熊不用追。如果大熊追上了,当他超过小迷糊,小迷糊追不上大熊。”
  
  “我会停下来等你。或者,你的速度不变,相信我,一定会二次、三次、四次相遇。”
  
  五
  
  我知道其实题目不难,费费脑筋是可以找到解题套路的,就像被逼到了高考的考场上,那些平时看着头疼的数学题也没有过多为难我,豁出去还是及格了。可当我们被逼到人生的考场,不管是换元法还是图解法,都无法解决优秀和及格的差距。在不同的逻辑里,我们都很难追上彼此的步伐。
  
  “可我也想做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根,紧握在地下;叶,相触在云里。《致橡树》里有我对爱情所有的梦想,而我们在一起,注定无法从容。”
  
  我打好短信,敲了删,删了再敲。或许我会拖住他飞翔的翅膀,或许我会让他飞得更决绝。可我不想给自己这揪心的机会。最后一次删掉短信,我关掉手机,取出电池,把它们扔在柜子里,锁上,然后,丢掉钥匙。
  
  我不知道他哪一天乘哪一次航班离开,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。终究,我们是对方一道解不开的题,只能擦身而过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