缅甸新锦福国际官网
卷首语 万叶集 新锦福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新锦福 > 捡回来的丫头

捡回来的丫头

时间:2017-10-1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每当听到某某同学毕业前夕的分手,我都很窝心地笑。还好捡我的那位愿意一生陪我、护我、疼我、骂我,不会轻易放开手,弄丢了我。
  
  就算已经毕业,还是忘不了当时是多么痛苦地来到这里,念这一所破烂的三流大学,抱着要走的爸妈泪水涟涟。高考志愿填报出了差错,将我推到了这最后的去处,总想着赶紧熬完这四年,立马回家。
  
  大一的时候,古代文学上大课,齐西坐我旁边。“丫头,家哪的?”我心想这人谁呀,好像跟我很熟似的,可大脑反射不出他的名字。“同学,你谁呀?”就这样,我俩的认识是从疑问句开始的。那节课后,齐西每次上古代文学都会很默契地帮我占那个后排座位。慢慢熟了以后,我们会聊很多,他会跟我一起嘲笑他的恋爱史,也嘲笑我的空白恋爱史。
  
  那年寒假回家,我不知道自己是不堪忍受齐西的耻笑,还是终于不想再一个人,糊里糊涂地结束了单身,对方就是高中时有过小暧昧的同学。心里想的是:齐西,看你还敢瞧不起我,追本姑娘的人多了去了。当然,这件好事,我第一个通知了齐西。还记得当时情人节,我正和男朋友逛街,接到齐西的电话,不等他开口就得意地对着电话一番炫耀。那边的齐西说了几句寒暄的话,匆匆挂掉,当时他就站在邮局门口,手里拿着买给“丫头”的巧克力。那个寒假,齐西再也没理过我,发给他的短信直接被忽略掉。
  
  开学以后,我们还是长期占据着后排那两个固定的座位,或者说是我,因为有时候齐西不来上课。一个人的时候,我就咒骂他,当然不是想念,只是太无聊了,一个人时间会过得好慢。后来,齐西出现的频率越来越低,我很生气。再后来,我也不怎么去上课了。
  
  我的短暂的初恋轰轰烈烈了一阵之后,就败给了距离,只剩下长长的话费单可以凭吊。我好想有个人说说话,齐西就是不出现。我开始认真地上好每一节古代文学,一边上课一边等他。
  
  学校旁边有条河,叫“余惜”,一听到它的名字我就喜欢上了它。下课后我开始频繁地一个人出去,只带着MP4,静静地坐在河边,一个人听歌,听到泪流满面,听到满天彩霞。有一天,哭够了,我准备拍拍脸调整好表情回寝室,却看到不远处也坐着一个黑影,心里很害怕。站起来后,一路狂走,一直到了校门口,听到后边有个人放声大笑。原来,原来是齐西。反应过来后,我所有的愤怒喷涌而出,绝对压倒一切。
  
  “傻丫头,别以为我愿意跟踪你,我只是刚好路过,看见一傻姑娘一副想不开的样子,就顺便旁观一下,也好对付突发状况……”齐西完全是用一种幸灾乐祸的口吻在嘲笑我。原本想一脚踹死他的我瞬间就泣不成声,所有的委屈都化成泪水,吓得他手足无措。过了一会儿,齐西走到我跟前,帮我擦干眼泪,拍拍我的肩说:“走,丫头,带你吃好的去,看你最近都瘦了,天天往那‘余惜’边上跑,看个什么劲,看看我,多帅一小伙,不比它强。”“哼,就比你好看,最起码它一直在那,不会走。”我带着哭腔嘟哝着。“丫头,为了保证你不犯傻,你看了多久的‘余惜’,我就守了你多久,我也不会走,只要你愿意。”突然正经的齐西让我一时间适应不过来,我大脑空白,一下子懵掉了。
  
  那天晚上我俩去吃火锅,相对坐着,锅里雾气蒸腾,都看不见彼此的脸,总觉得那天晚上,他变得不一样了。平时不怎么吃辣的我吃了很多辣椒,第二天上古代文学课,齐西狠狠地嘲笑我由于嗓子发炎说不出话来,却在课间的时候买了消炎药给我。还好,我们的古代文学要开五个学期,日子就这么一直过下去多好。
  
  后来,我仔细回想齐西那天说的话却怎么也想不起来,但大致意思我懂。我害怕因为装傻就此错过,也害怕在一起终究要面对分离。
  
  大二的时候,齐西前女友回头找他,电话不断。我很心慌,害怕有一天后排的座位又剩下我一个人。我开始找很多借口跟他混在一起,督促他来上每一节课,生怕他忽然从我身边消失不见。
  
  某天下午,我不知不觉就晃到了“余惜”边上,这已昭示了我此刻情绪不好的事实,像一个暗语,只有齐西懂。可是,他没有出现。我不甘心,固执地天天往余惜边上跑,甚至整天整天待在那里。终于,齐西来了。站在我眼前的齐西脸色阴沉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,我却傻呵呵地笑了:“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”。齐西怔怔地看着我:“丫头,你可是我从‘余惜’河边捡回来的。”“你最近怎么一直都不在啊?你们室友说你前女友来了。”“哦,你就为这天天跑到‘余惜’边上,吓唬谁呢?”“没,没啊……这里空气好,随便转转。”“我家里有点事,回去了一趟。走,丫头,带你吃火锅去,念在你这么关心我的份上,不过少吃辣椒。”
  
  当锅里上升的蒸汽氤氲到我看不清他的时候,脑子里却清晰地想起他那天说过的每一个字。“齐西,你说过的话还算数吗?你还愿意守着我吗?”“算,什么时候都算,只要你愿意。再说你可是我捡回来的,自然就是我的。”
  
  毕业的时候,看着身边一对一对擦干眼泪,挥手告别,各自奔向心中的大好前程。齐西却对我说:“走,丫头,我带你回家。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