缅甸新锦福国际官网
卷首语 万叶集 新锦福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新锦福 > 不曾遗失的美好

不曾遗失的美好

时间:2017-10-12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想说说爱情。那些我看到的爱情。
  
  她和他刚领证不久。她换了工作,从没日没夜的记者变成朝九晚五的OL,因为想安定下来,想早早下班给他做饭,想和他生个可爱的小宝贝。她每天带盒饭到公司,盒饭里的内容总是丰富多变。有人问起,她带些娇嗔地说,是老公每天早起给她做的饭菜,“每次都给我装这么多,哪吃得完呀!”
  
  其实,彼此都不是对方最早的完美。她说他曾有过刻骨铭心的初恋。为一个女孩守候多年,甚至打了“飞的”送去一碗胡辣汤,只因那女孩在电话里说过想念家乡的美食。“那个女孩,那么多年,只当他是个备胎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她没有怨妒,只是心疼,“觉得我老公以前好可怜。”
  
  有时候,他去接她下班,她不叫他进公司,他便在大门口凉凉的石凳上等着。腊月的天气,一等半小时,她出来的时候,他立即迎上去,递上买的水果。然后她挽上他,留给我们小鸟依人的背影。
  
  她和他结婚多年,明年便是珍珠婚。80年代的时候,他们是同一家厂子里的厂花厂草。如今儿子都结了婚,当年玉树临风的他变成了胖胖的老头子,她倒依然身材曼妙,虽然爬上不少皱纹,但凌厉的漂亮在眉目间不减当年。
  
  只有他看出她老了。儿媳妇给她照相,他看了皱眉,小声说:“哎,你妈真是老了,以前她多上相。”语气里满是心疼。
  
  刚结婚时,他是供销科长,买了小区里第一台电视机。她怀孕时,要吃什么他都想办法弄来,吃了两口又不吃了,他也一点不恼。后来厂子效益不好,他换了岗位,境况大不如前。跟他享过福的她,以后也没叫过苦。当然,虽不富裕,拮据时也一起摆过地摊,但他从没让她受过委屈。最新鲜的水果,最暖和的衣裳,只要她看上一眼,他便记得给她买来。
  
  时常在家里斗嘴。一个急脾气的大老爷们,犯了错,被她骂得缩着头,笑嘻嘻说:“你小点声,我害怕。”她哭笑不得,拿手指按偏他的头,仍是气呼呼的。她出去买菜久了些,他便到窗口看了又看,干脆穿上鞋,到小区门口等着去。
  
  他抽烟喝酒厉害,对身体不好,她不赞成,却从来舍不得逼他戒掉。他的母亲,她当做最亲,病重时接到家里,再脏再累没一句怨言。他心脏不好,出去散步她总要跟着,她说是担心,我总认为是爱的形影不离。
  
  他们结婚70年,却斗了55年的嘴,后面15年他变成了一张黑白照片,她便不怎么跟别人提起他,只是子孙们回家,第一件事,她便叫他们上香。
  
  那55年的斗嘴内容,家里人大致都记得。因为这戏无时无地不上演,完全置旁观者于不顾。不管从哪件鸡毛蒜皮的事情开始,最终总要骂到媒人头上。他说媒人骗了他家的红包,说找了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,娶进门来才发现是个不识字“没鼻孔的”—对于她塌鼻梁的形象描述。她也狠狠骂那媒人没良心,骗她说是个英俊的,掀了盖头才知道是张长马脸。
  
  小孙子们听得多了,便有些信以为真,后来才知道他俩根本是自由恋爱,传的玄乎的,说她这个财主家的大小姐某天在房后的小溪戏水,被路过的他发现,从此小姐的倩影便印在心头,魂牵梦萦。
  
  他当然没让娶进门的大小姐吃苦,三层几进的大房子,最美的旗袍,一儿两女粉妆玉琢。一路风雨,竟很快成了老人。她每天出去买菜,要记得每种菜的单价及斤两,回来向他一一汇报,精确到小数点之后两位。他再一一秤过,多一分少一分都让她出去找卖家,于是她还要记得哪样菜是从哪个摊上买的。
  
  偶尔她记错,或者他算错,那倒霉的媒人就又要被扯出来骂一通。
  
  他去世那天,灵堂摆在前院,她坐在厅里—他们平时骂媒人的地方,佝偻着不发一言。15年后,子孙们让他俩合葬,小孙女红着眼睛笑了:“他们终于又住到一起了,不斗嘴多孤单。”墓碑上不是常见的黑白遗像,而是他们当年的时髦西式照片—他剑眉星目,炯炯有神,一身白西装修长挺拔;她一身旗袍,柳眉细腰,含情脉脉。
  
  别跟我说什么不相信爱情,别跟我说什么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别说什么爱情只是荷尔蒙的一时作祟。我不信。
  
  第一个故事的他们,是我以前的同事;第二个故事的他们,是我的公公婆婆;第三个故事的他们,是我的姥姥姥爷。
  
  请相信,爱情是人生最值得追求的美好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