缅甸新锦福国际官网
卷首语 万叶集 新锦福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新锦福 > 百年皂荚一生情

百年皂荚一生情

时间:2017-10-12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父亲是三代单传,刚落草几天,爷爷就从山神庙旁请回一株小皂荚树,用红绒线系着,扛着它走了一天山路,夜暮四合才到家。进了家门,爷爷来不及喘一口气,就直奔西厢房拿把锄头,在院落里靠墙的地方挖坑种树。夜里,爷爷对奶奶说:“长命树请回来了,以后这就是娃的命根子,好好善待它。”
  
  对于这棵命根子树,父亲比任何人都钟爱,每天早上的第一泡童子尿总是洒在它的脚边。那树也争气,没过多少年就开始挂果了。每到收获季节,就挂满了乌黑油亮饱满硕长的皂荚。长到十几岁了,父亲还不懂事,奶奶想摘些皂荚角洗头洗衣服,必须头天晚上向他“申请”,第二天早上煮两个鸡蛋“贿赂”,才能顺顺当当把皂荚角摘到手。
  
  树大招风,财大招贼。在一个秋高气爽的下午,父亲本门的一个堂兄实在经不起诱惑,蹑手蹑脚潜到树下,刚摘了两片,就被发现。父亲哭着喊着在后面追,他堂兄铆足了劲在前面跑。父亲捡起一块石头砸中了堂兄的头,两人便厮打起来。等家人赶到的时候,两人脸上都是血和泪,还哭得声嘶力竭。后来,老哥俩一个头上留疤,一个眼角留痕。
  
  母亲嫁过来后,常为了皂荚的事劝父亲:别人想要,就给点儿,大地出的,又不是长在身上的肉。父亲嘴上不说什么,心里却老大的不乐意,摸着眼角的疤痕心里嘀咕:要给早给了,脸上至于落下这东西?
  
  父亲舍不得把皂荚角送人,不过,对我们兄妹俩倒是舍得。从小到大,我和妹妹每次洗头,父亲都会嘱咐母亲多拍些皂荚角,好把我们的头发洗得光亮。妹妹的头发一直是我们村子里的骄傲,又黑又亮,一直垂到腰间;走路的时候,一摆一摆的,像黑色的锦缎在流动。父亲说,那全是皂荚角的功劳。
  
  时光是把刀,转眼间,父母亲的脸都被刻成了波浪线。我和妹妹也都学有所成到城里参加工作,并在那里成了家。每次儿子从老家回来,总会提一包皂荚角,那是父亲强塞给他的。儿子终有一天不耐烦了:“爷爷,别再给我这东西了。我们都没用,全扔阳台上了。”父亲张着嘴一下子愣在了那里,看看手中的皂荚角,又看看儿子,不知如何是好。
  
  从此,父亲再也没有给我们捎过皂荚角。
  
  母亲去世的时候,父亲在棺木里放了好些皂荚角,边放边说:“芸香,这是我的命根子,让它们陪着你,你就会听到我说的话。到了那边,洗衣服洗头,都用得着,别省着……记得等我。”父亲说得很安详,我和妹妹却听得撕心裂肺,肝肠寸断。
  
  此后,父亲一下子苍老起来,也不随我和妹妹进城里住,一个人留在老院子里。没事的时候,他就站在老皂荚树下仰头看着树发呆,或者是拿几片皂荚角,背着双手,给要娶亲的人家送过去。我们当地的婚俗,有给新娘子的洗脸盆里放皂荚角添喜的做法。办喜事的人家看到父亲来送皂荚角,都惊讶不已,这可是破天荒的事,于是赶紧拿了瓜子喜糖出来款待父亲。父亲总是摆摆手,然后背着手转身慢慢离去。
  
  几天前,父亲突然打电话给我,说把那棵皂荚树卖了,卖给城里的一家公园了。本来说不要钱,公园的人不同意,说树也有80多年了,怎么能白要呢?
  
  父亲一生珍爱皂荚树的一枝一叶,为此没少得罪人,如今怎么舍得把一整棵树都给了出去呢?
  
  父亲沉默了半天,才说:“那家公园就在你家附近啊!每个周末,你们一家人要去那个公园里玩,就能看到它。它也会庇佑你们的,就像我看到你们一样,很开心,很高兴。”
  
  我的心突然很痛,喉间很堵很酸,我觉得有什么东西从我眼角流了出来,很热,很湿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