缅甸新锦福国际官网
卷首语 万叶集 新锦福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新锦福 > 我可以,你不可以

我可以,你不可以

时间:2017-10-02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那年,24岁,是我的本命年,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,我认识了他。
  
  他,面容白皙,身材瘦削,活脱脱一个高中毕业生的模样。那天,他刚刚过完自己的20岁生日。
  
  或许,他就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,在本命年里遇到的,一定是我最后的归宿。
  
  于是,我们暗暗地传递着纸条,开始有了约会,相恋着,相爱着,度过了一个个美好的夜晚。
  
  父母明里暗里表达着拒绝,不同意我们的交往。知己好友也不看好他,因为他看起来太单纯,没有男人的成熟,而且他们认为姐弟恋往往不会幸福。
  
  我爱恋着,纠结着。没有人叫好的爱情,多少有些沧桑,注定有曲折。
  
  他告诉我,要不,你等我四年,我和你同岁,然后,我们在一起。
  
  我笑他太傻。
  
  他却一脸严肃地说:可以的,我可以长大,你就等着,不要长大,不要变老。要老,我先老。
  
  我哈哈大笑,你到底是少吃了四年饭,说话真幼稚,你长大四年,我就能停留下来?即使100年后,我们也不会同岁。
  
  他认真地看着我,一字一句地告诉我,心之所想,情之所至,你在我心中,认定和我同岁,问题不就解决了吗?
  
  我哑然无语。
  
  随后,我们两人继续爱恋着,牵着心,连着肺,成为彼此各自生活的一部分。
  
  等待,对我们来说,都十分辛苦。期间,我被亲戚朋友隔三差五地押解着去相亲,他也被父母强迫着相亲多次,却没有一次成功。
  
  三年后,我告诉他,不如,我们一起远走高飞。
  
  他像不认识我似的,看着我,放声大笑,笑得直不起腰,笑够了,没心没肺地问我,你是不是想当风尘女侠,想造就一个当代爱情传奇?
  
  我莫名地愤怒,任由泪水滂沱。
  
  他忽然收敛了笑容,郑重地说:对不起,我真的不会。
  
  我狠狠地盯着他,大声地质问他,到底爱不爱我?
  
  他一字一句地说:爱,但如果为了爱,你放弃家人,那不是爱,是情殇。也许,我可以,你绝对不可以,因为,你是女孩子。
  
  我的泪水夺眶而出,用手臂紧紧地环住他。
  
  四年后的腊月十六,我们举办了传统的婚礼仪式。
  
  那天,雪下得很大,铺天盖地。没有车,我以步代车,深一脚浅一脚,水里泥里走了将近两个多小时,终于到达他家。
  
  那晚,客人散尽,他耳语,这样的天娶了你,对不住你。我可以受,你却不可以。
  
  我没有说话,只是悄悄问自己,那一千多个日夜的执著等待,究竟值不值得。
  
  婚后第二年,我们有了孩子。他默默冲奶粉、洗尿布,无微不至地照料着我们母子。孩子一天天长大,我一天天丰腴,他却一天天消瘦。
  
  我告诉他,我想减肥。
  
  他粲然一笑,不行,孩子需要你给的营养,要不,我替你减肥?
  
  我泪眼婆娑,默然无语。
  
  婚后第三年,他倾尽所有,筹钱买了房。
  
  当晚,我打开房权证,赫然看到上面写着我的名字,我一下子眼泪簌簌,问他:你不怕我变心,让你一无所有?
  
  他笑着说,要变心,还是你先变,因为人家看中你是富婆。我可以,你却不可以。
  
  随后,我们两人共同创业,办起了公司,小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。
  
  有时,两人走在夕阳里,我说,哪一天,我先走了,你再找个伴。
  
  他笑着摇摇头,说,行啊。
  
  我一愣,唾他、羞他,说他无情无义。
  
  他说,我可以,你却不可以。你先走了,我可以再过些日子去找你。我要先走了,你一个人怎么办?
  
  这时,我突然发现,这么多年,我虽然是大姐姐,却一直生活在“妹妹”的生活里。哪些是我可以的,哪些是我不可以的,他总是分得清清楚楚。
  
  我可以,你不可以,也许,是我这辈子听到最多的话了,每一次听到,我都觉得,那是最浪漫的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