缅甸新锦福国际官网
卷首语 万叶集 新锦福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新锦福 > 不让幸福再溜走

不让幸福再溜走

时间:2017-10-09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林海快三十了,在城里收废旧,俗称拾破烂的。这行当收入还可以,但总是被人瞧不起。林海从不翻垃圾筒、垃圾场,而是骑着三轮车到工厂、居民区收废旧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公平交易,变废为宝,国家、居民和他自个儿三方得利,为什么要自轻自贱?
  
  这天,他正蹬着三轮车,忽然听到有人惊喜地喊道:“林海、林海,是你吗?”
  
  林海一惊,扭头一看:天啊,是韩娟!
  
  林海一直暗恋韩娟,曾鼓起勇气请人说媒,谁知韩娟父母嫌林海穷,当着众人的面羞辱林海,林海一气之下这才进城收废旧,手机号码也换了,不承想今天却和她相遇了。
  
  眼前的韩娟还是那么漂亮,一种久违的情愫一下子涌了上来,可再看看灰头土脸的自己,林海一下子自卑起来。韩娟倒是落落大方,说她两个月前也进城打工来了,目前在一家制衣厂工作,又问林海手机号码是多少?谁知林海慌乱之下头脑一片空白,怎么也想不起自己的手机号码。韩娟扑哧一笑,一把拿过林海的手机拨通了她的手机,这样两人便留下了对方的手机号码,然后又说了各自的住址。
  
 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,甭说夜晚,就是白天干活时,林海都会不自觉地想起韩娟,也曾无数次鼓起勇气想拨打韩娟的电话,有一次甚至摁到最后一个数字了,可还是停下了。当初韩娟家不同意这门亲事就是因为他穷,现在虽说挣了点钱,但也是刚起步,而且他从事的行当是收废旧,韩娟家肯定还是瞧不起他的。
  
  林海居住的地方是城乡接合部,这儿有高高的居民楼,更多的是一家挨一家的平房,外人进来犹如进了迷宫,可林海对这里却轻车熟路。
  
  这天,当他路过一家小院时,被一个人叫住了,那人问道:“师傅,收旧书、旧报吗?”
  
  林海连忙下了车,说:“当然收了。”
  
  林海记得这家主人是一个孤身老头,六十开外的样子,而眼前这位跟老头长得很像的男人,很可能是老头的儿子,看样子是儿子代老子整理房间来了。
  
  生意成交后,林海继续四处游逛,一大圈转下来回到出租屋,卸下货正要煮中午饭,门外有人客气地问道:“请问屋里有人吗?”
  
  林海忙走出去,一看来人,正是那个孤身老头,便问道:“老先生,您有事吗?”
  
  老头满头大汗,着急地问道:“摸到你这儿可费了我老大的劲了,师傅,我是金丝巷2号院的,今天早上我儿子有没有卖给你一堆旧书报?”
  
  林海点点头,说:“有啊。”
  
  老头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:“那就太好了。师傅,那些书我不卖了,你再卖回给我好不好?我双倍价钱回收,算是给你的辛苦费。”
  
  林海一听,双手一摊,摆出一脸的无奈:“哎呀,您怎么不早说,我在路上转手就卖了,卖给了一家废品收购站。”
  
  林海之所以撒谎是因为他突然多了一个心眼:那堆旧书报中莫不是藏着什么值钱的东西?
  
  老头一听脸色剧变,说:“师傅,你能带我去一下那家废品收购站吗?不瞒你说,那东西对你来说一文不值,可对我来说价值千金,实际上我只要其中的一本书……”
  
  林海态度坚决地摇摇头,说:“老先生,我真的帮不上你,因为那家废品收购站当时正在出货,我亲眼看到那捆旧书被扔到了卡车上,此刻肯定已经进了工厂化为纸浆了。”
  
  老头一听脸色煞白,好像灵魂出了窍,呆立半晌后长叹一声,垂头丧气地走了。
  
  林海看在眼里,心中不忍,但他真的穷怕了,万一其中有宝贝,他一下子就可以翻身了,也就可以自信满满地去找韩娟了……
  
  在目送老头彻底走远消失后,林海从床底拖出那捆旧书报,仔仔细细地翻找起来,把每本书都抖了又抖,又一页页翻开,可是什么也没有找到。当打开一本厚厚的字典时终于有发现了,不过那只是一张发黄的旧照片,看上去很有些年头了。
  
  照片上是一个姑娘,估摸着二十多岁的样子,梳着那个年代流行的大辫子,不过有点遗憾的是,姑娘右脸颊上有块铜钱大的伤疤。林海对着那块伤疤看了好久……
  
  第二天一大早,林海来到老头家,只见老头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的,好像在找东西。林海问道:“老先生,您在找什么呢?”
  
  老头叹了口气,无力地坐下,说:“还能找什么,找昨天丢失的东西呗,但愿我没有把那东西夹在书里。可是我把家里都翻遍了,还是找不到,看样子真的夹在书里被儿子卖掉了。”
  
  林海说:“老先生,那东西对您很重要吗?您不妨告诉我前后经过,说不定我能想点办法。”
  
  老头听了张张嘴,未曾开口脸上先露出一丝异样的神色来,然后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,说:“好吧,告诉你也无妨,我要找的是一张旧照片,上面的姑娘曾是我的恋人,但因为脸上有疤,那是她小时候不小心被火烫的,我爸妈便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。你知道的,那个年代婚姻大事是父母说了算……现在我老伴走了好多年了,听说她老伴也走了。我有心找她,可是不巧的是,因为各种历史原因,我一直没找到她。我唯一的念想就只剩下那张照片了,可现在连照片也没了……师傅,你能帮我找到吗?只要能找到,你要多少钱我都愿意。”
  
  林海高深莫测地一笑,说:“老先生您不会耍我吧?万一我找回照片您不肯给钱怎么办?不如您白纸黑字地写个协议,愿意出高价回收照片,至于价钱——”
  
  老头插话道:“一万够不够?”
  
  林海痛快地说:“行,就一万,明天早上八点,您到我的住处拿照片。”
  
  离开老头家,林海就赶忙往远处骑去,一路上马不停蹄,即使有人叫他收废旧也不停,因为他要找一个很重要的人。
  
  第二天早上八点未到,老头就来到了林海的出租屋前,而林海早就等着了,还有好多林海的邻居等着看热闹。
  
  林海一拍巴掌,提高音量大声说道:“老先生,您真的愿意出高价收回旧照片吗?”
  
 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老头看上去有点难为情,但还是一挺胸,大声说:“愿意!”
  
  林海的脸上突然现出神秘的笑容,说道:“老先生,万一照片上的人此时此地现身呢?”
  
  所有人全愣住了,老头更是激动得浑身直哆嗦,可就是说不出话来。林海狡黠一笑,说:“老先生,我不仅知道照片上的人住在哪里,更重要的是,我还知道她也一直牵挂着您。老先生,我问您一句,现在您该怎么办?”
  
  老头满脸通红,一时说不出话来,有邻居看不下去了,起哄道:“老先生,您再不说痛快话,只怕后悔都来不及了!”
  
  更多的人一起鼓掌,说:“爽快点!现在都什么年代了,不要怕!”
  
  老头一下子勇敢起来,几乎是在吼: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我一定不会让幸福再次溜走!”
  
  林海大笑起来,然后身子往后一转,说:“阿姨,出来吧!”
  
  从林海的出租屋里慢慢地走出一个人来,那人满脸通红,只见她的右脸颊有一块伤疤。
  
  老头惊呆了,一声惊呼过后大步跑上前去,两位饱经沧桑的老人一下子哽咽起来……
  
  林海激动地说:“当我看到这张照片后,发现照片上的人似曾相识,左思右想终于想起离这十几里地有这么一个人,虽说现在是老人了,但眉眼之间,尤其是那伤疤一模一样。于是昨天我就骑车过去,一问之下果然如此,我就约阿姨今早来到这里与您相认……”
  
  原来,一开始林海是有私心的,所以没有把那捆旧书报还给老头。但是当他得知老头着急地寻找那捆旧书报只是为了一张照片,在进一步了解了老头的新锦福故事后,他被深深地震撼了,同时也为自己的小私心羞愧不已。所以,他决定要为老头寻找回当年失去的那一段爱情。
  
  这时老头想起了什么,说:“师傅,照片呢?我得给你钱。”
  
  林海笑了起来,掏出那份协议和照片一起递过去,说:“我要您写协议,只是给阿姨看看,为一张照片您都舍得花掉上万元,从而让她知道您的这颗心……”
  
  林海正得意,人群背后忽然有人动情地说道:“阿姨知道了老先生的心,你可知道我的心?”
  
  林海一惊,循声一看,是韩娟!她什么时候来的?
  
  韩娟红着眼眶走过来,说:“林海,你为什么一直不打我电话?”
  
  林海窘得小声说道:“韩娟,我……我怕你瞧不上我,我只是个收废旧的……”
  
  韩娟还没回答,大伙一起大叫起来:“收废旧的怎么了?我们从来没有瞧不起你!”
  
  老头更是鼓励他说:“年轻人,刚才你还让我大胆哩,现在看你的了!”
  
  林海顿时热血上涌,一把拽住韩娟的手,大声说道:“这回,打死我也不会让幸福溜走了!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